他们用了很多时间,慢慢相爱

kamina

© kamina | Powered by LOFTER

【友卯】拴娃娃

按照天津卫的风俗,郭二哥娶亲之前,要先去给娃娃大哥娶个泥娃娃媳妇。脑补了一个拴娃娃的梗。

————————

郭得友:嘛呢?别在床上歪着了,今天跟我出去一趟。去哪?娘娘庙。

丁卯:去娘娘庙干什么?

郭得友下巴一抬:问那么多干嘛,让你去你就去。

娘娘庙,丁卯拿着问肖兰兰借来的相机拍照,心想,这个不是送子娘娘庙吗?郭得友带我来这儿干什么?

郭得友指着娘娘庙两边的娃娃,“来,挑一个。”

丁卯心想,郭得友怕不是疯了,两个男人,就算拜送子观音也生不出娃娃来呀,指着一个泥塑的胖娃娃,欲言又止。

郭得友:挑男娃娃干什么,挑女娃娃。

丁卯心想,没想到郭得友还有这么铁汉柔情的一面,喜欢女儿。

郭丁两人挑了个女娃娃请回了家。

郭得友把女娃娃摆在娃娃大哥身边,用红线把两个娃娃拴在一起,嘴里念念有词,“大哥,以后这就是你媳妇儿了,俩人好好过日子,太太平平的,别吵架。”

给大哥娶亲,得摆桌酒啊,两人弄了四盘子还有一壶好酒,喝了起来。

郭得友滋溜了一口酒,伸手搂丁卯的肩膀,从怀里掏出一卷红线,“这给大哥娶完媳妇儿了,可就该轮到我了。”

丁卯低头笑,不说话。

郭得友:“我这人讲义气,成了亲以后你就是我兄弟,虽然之前你也是我兄弟,但是这个兄弟跟以前那个兄弟不一样。”

丁卯笑得红了脸颊,问,“哪里不一样?”

“做这个兄弟得讲情比金坚,出轨劈腿的事,谁干谁下海喂王八。”

月光照在娃娃大哥和娃娃大嫂的脸上,丁卯捏着酒盅打量这个破落的龙王庙,虽然他搬过来好久了,但今天以后这就是他的家了。

“跟我成亲,我可生不了娃娃啊。”丁卯抬起手腕,看了看郭得友拴在他手腕上的红线。

“生什么娃娃啊,我可没说用你生娃娃。”郭得友扭过头,不敢看丁卯笑得弯弯的眼睛。

“我刚才在娘娘庙里瞧你的样子倒蛮像求子心切的,不对,是求女,你是不是挺想养个女儿的?”

“养什么女儿,像话吗?我们两个大男人养个女儿?再说,想养女儿,不是 还有顾影吗?”

“把小神婆当女儿养?”

“是啊,瞧她疯疯癫癫那样,一时半会嫁不出去,没人养她,还不是赖上我们。”

“呦,说是带我去拴娃娃,结果拴回来的是你的青梅竹马。”丁卯故意露出生气的样子。

“吃醋了?哎,这吃醋也轮不到你啊,我吃醋还差不多,老神婆是不是相中 了你漕运大少爷,说要把女儿嫁给你?肖秘书长是不是觉得你跟肖兰兰年貌相当门当户对,想招你当女婿?”郭得友双手抱在胸前,相连的红线把丁卯的手拉紧了。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都没影的事,这种飞醋你也吃。”丁卯拽着手腕上的红线,“肖兰兰是我朋友,顾影,你也说了,拿她当女儿。要说还是你小河神有魅力,连大明星王美仁也跟你打得火热。”

“打住。”郭得友扭过脸,打断丁卯的话,“这么说下去没头了,你那日记本里还夹着你天明哥的相片呢。”

“是谁说不说了的?不说你还说?我留着天明哥的相片怎么了?人都没了,我留个念想都不行?”丁卯瞪圆了眼睛。

“行行行,让你留。”郭得友见丁卯的样子,知道话说得急了,赶忙往回找补,“不说了,今天再怎么简陋,也是咱俩的大日子,喝个酒吧。”

两人用拴在一起的手同时端起了酒盅,从对方的腕子里绕过去,在娃娃大哥 和娃娃大嫂面前,喝了个交杯。

评论(14)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