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年里我想爱的人那么多
豆鬼走子博

kamina

© kamina | Powered by LOFTER

【柯tj】我的约会对象好像只喜欢和我啪啪啪(1)

date文化:date只是大家约会看看,很随意,合则处,不合则分,date可以上床,但不必承诺,爱情是另一部分。date之后觉得彼此可以定下来就是relationship,进行这一步需要表白和彼此承诺。

Curtis想要跟他的约会对象Thomas有更进一步的发展,但却发现对方好像只对他的身体感兴趣

 ————————————

Curtis穿过阴暗狭窄的走廊,来到一扇油漆斑驳的铁门前,这扇门破损严重,但是却安装了一副崭新的、结构复杂的电子锁。

Curtis按响了门铃,过了半天,门上一个小小的铁片被掀开,一只细长的眼睛朝外打量,确认来人。

随着轰隆隆的响声,门打开了,一个身穿棕色围裙的中年亚洲男人站在门口,眨了眨眼示意打过招呼。

Curtis微微点了下头,走进这间灰暗的房间。

“南宫,我要的货呢?”

“早给你准备好了。”这个称作南宫的韩国男人掀开桌上的一块油布,下面是几块零散的棕褐色的粗粝矿石。

Curtis熟门熟路地拿起石头,找到被整齐切割的一面,打开台灯,把眼睛贴近矿石,观察切口内部的晶体。Curtis把这几块钻石原矿逐一检查了一遍,终于选择了一块令自己满意的,“就要这个了。”

南宫民秀接过Curtis手中的矿石,掂量了一番,又观察了一会儿,脸上露出笑容,“Curtis,你的眼光还是一如既往的好。这块原石净度不错,如果切割顺利的话能得到一块接近3克拉的钻石,用来求婚的话可以说非常合适了。”

Curtis的脸上露出一丝尴尬,在这个相识已久的工作伙伴面前失去了平常的冷静严肃,“其实,不是求婚……”

南宫民秀愣了一下,“不是求婚?你不是要挑选钻石订做婚戒吗?”

“不是,还没到那一步,事实上,远得很呢,我们刚认识了两个多月,虽然我们现在很亲密,但是距离求婚还远着呢。”Curtis摆了摆手,又摸了摸胡子,这个一向沉稳冷静的男人突然手足无措起来。

然而这个常年呆在钻石工坊里的韩国男人显然无法理解Curtis目前的感情状态,他只是张大了嘴发出感慨,“不是求婚就送3克拉的钻石,Curtis,你真是大手笔。”

当然他知道这个大手笔Curtis完全出得起,他这几年纽约最成功的珠宝商人之一,他不但对原钻行业的运作非常熟稔,而且有着非同一般的钻石鉴赏眼光,南宫民秀作为一个出色的钻石切割师跟Curtis一直保持着良好的业务合作。

“两周后来看切割好的钻石,最好带着你的男朋友一起来,让他挑选一下戒指的样式。”

 

Curtis离开钻石工坊,谁能想到这个灰暗的工坊就在纽约47街,就在一座金光闪闪的摩天大楼内部,又有谁能想到那些璀璨精美到极致的钻石就是在这样的工坊里诞生的。

 

Curtis在摩天大楼下买了一杯咖啡,招手叫出租车。这个身穿深蓝色传统西装,拿着公文包的男人看上去跟一个普通的商务人士无异,但事实上Curtis比一般的上班族有钱得多,光他的公文包就价值数百万,因为里面装着一包切割好的亮晶晶的钻石。

 

而就在两个多月前,这个装满钻石的公文包差点被某个不知好歹的小家伙扔掉。

 

Curtis坐在出租车里,一想到那个小家伙涨得通红的脸,湿润的大眼睛,他就不由自主地露出笑容。虽然我们刚刚认识了两个月,但却保持了每周一次的约会频率,Thomas看起来还是挺喜欢我的,现在正是一个合适的时机,我应该主动把我们的关系向前推进一步了。

 

Curtis给他的男朋友Thomas发了条短信,“我买了两张今晚的芭蕾舞演出票,晚上六点钟我来接你。”

 

在这个悬挂着三层水晶灯的豪华大剧院里,Thomas穿着深灰色西装坐在舒适的沙发椅上,这个位置在第二排,有着极好的观演视角,舞台上是精彩的芭蕾舞表演,但他此刻并不享受。

西装是他问哥哥借的,Thomas穿起来略紧,此刻他必须吸着肚子坐才能避免把裤扣崩开,他娇嫩的脖子缩在浆洗得笔挺雪白的衬衫领里,他感觉到汗流进了脖子,此刻Thomas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完了,Jack的衬衫快要被我毁了,还衣服的时候他一定会狠狠羞辱我的。

 

现在后悔没早点减肥和没去做一套自己的西装都来不及了,Thomas只能稍微活动一下僵硬的身体,把视线投在旁边的男友身上。

Curtis穿西装就总是一副很自在的样子。Thomas微微撅起了嘴,Curtis喜欢穿经典款西装,翻领不宽不窄正好三寸,料子沉甸甸的看起来很有份量,永远都是三粒扣。就连平时最龟毛最挑剔的Jack第一次见到Curtis的时候都点了点头,面无表情地对Thomas说,“太好了,你终于不在垃圾堆里捡男人了。”

开玩笑,我什么时候在垃圾堆里捡过男人……舞台上芭蕾舞伶修长的腿画出一道又一道优美的弧线,而Thomas的思绪却飘得很远,不过Curtis确实完全不像他曾经约会的那种男人,他不穿垮裤,不穿乱七八糟的涂鸦T恤,没有满嘴脏话,不打耳洞,也没有满是纹身的手臂……

想到手臂,Thomas的眼睛往Curtis的肩膀上瞄去。男人宽阔的肩膀被剪裁合身的西装衬托得十分有型,Thomas不禁想到那衬衫袖子下的胳膊是多么肌肉健壮、充满力量。

如果Curtis去纹个花臂的话应该也很合适……Thomas想到Curtis的手,骨节分明,手背上全是浓密的汗毛。

他想起了他和Curtis第一次见面他整个人就被这双手提着领子拎了起来,这个凶神恶煞般的男人瞪着眼睛,凶巴巴地威胁他,“找不到的话你就拿自己来赔吧。”

想到这些让Thomas不由自主地往Curtis身上靠去,他凑近Curtis的耳朵,指了指舞台上,用细微的声音问,“还有多久?”

Curtis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还有两个多小时。”

什么?还有两个小时,我以为已经过了两个小时。Thomas突然才发现原来看芭蕾舞演出的时间好难熬。现在已经八点了,还有两个小时,那演出结束就十点,回到家中就要十一点,Curtis第二天有工作,而且他一向是个作息规律早睡早起的人,也就是说,留给我的时间只有一个小时!

Thomas不满地嘟起了嘴,我一周只见Curtis一次,凭什么让这场芭蕾舞表演占了我们约会时间的一半?

他朝Curtis身上蹭了蹭,把手放在Curtis的腿上摇晃男人的膝盖。

“我不想看了,我们回家好不好?”

Curtis握住Thomas的手,不解地看着他,显然Thomas这样的动作在剧院里显得有些不合宜了。

Thomas翘起了嘴唇,他真的不想看下去了,他觉得他快要被Jack的西装勒断气了。

“我不想看了,我现在好想把衣服脱掉啊。”


评论(11)
热度(258)